欢迎来到sm皮鞭网上商城! 登录 免费注册
色雨商城
服务热线: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全部资讯 > sm皮鞭 > sm皮鞭全部资讯 > 我是“家务奴”,不是家政阿姨

我是“家务奴”,不是家政阿姨

来源:sm皮鞭

导读: 当我把主人的房子收拾的井井有条时,一种成就感也油然而生一、我的洁癖与受虐倾向,水乳交融我的洁癖与受虐倾向都很早就形成了,细细想来应该与我的妈妈有关。与传统的男主外、女主内的家庭不一样,我妈从来都不会呈 ...

当我把主人的房子收拾的井井有条时,一种成就感也油然而生


一、我的洁癖与受虐倾向,水乳交融


我的洁癖与受虐倾向都很早就形成了,细细想来应该与我的妈妈有关。与传统的男主外、女主内的家庭不一样,我妈从来都不会呈现温柔、贤惠的姿态,反而是一个雷厉风行、脾气直率的中年妇女。


她常常在家对我和父亲大呼小叫,乐此不疲地指示着我们去完成生活的大小事,“xx,这样不行,再去拿抹布把地上擦一遍。”;“把那件蓝色的衣服给我熨一下,我明天谈事情要穿。”


而对此,性格温糯又有选择困难症的父亲,常年以来都安心做母亲背后的男人。


随着事业的兴旺,我妈逐渐从一个强势的家庭女性变成了一个强势的女老板;无论在家里或者公司,她都要掌握着高度控制权。


由于从事家政行业,因此我妈对自己家里的清洁也有着吹毛求疵的要求,她常常和我们说“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”,对家里东西的摆放、收纳与清洁有着强迫症一样的执念。


这时候如果遇到父亲出差,我便需要承担大部分的家务。刚开始的时候是打扫自己的房间,那时我总是很不情愿,马马虎虎地擦一遍,甚至只用拖布在地板上打个滚就好。


我妈发现了之后就堵在我的房间门口,一边教诲我各种大道理,一边勒令我在认真打扫完之前什么都不许干。


于是在母亲的苛责声中,我把从窗户到地板的灰尘与脏污都细致地擦去,然后发现这个过程中我可以产生一种莫名的成就感。尤其看到我妈堵门的眼神由犀利变成褒奖,那是我少年时代少有的正向激励。


俗话说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慢慢地我也有了洁癖,看不得家里有一点脏乱。但随着我妈的公司越来越好,她待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,我爸也总被她拉去公司帮忙,高中时期,我逐渐从被母亲看着做家务变成了一个人安静地做家务。


安静到有点孤独,仿佛时间都不会流逝。


我有时候会怀念被母亲逼着做家务的那个场景,如炬的目光恣意地泼洒在我身上,哪里做的不好就被规训,哪里做的好就被奖励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胸中熊熊燃烧。


说出来有点难以启齿,高中的时候我第一次做了一个这样的梦,梦的内容我到今天都还记得:


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王,一边挥舞着鞭子,一边命令让我舔干净家具的灰尘;接着又命令我去洗碗,她检查的时候我抖抖索索,最终因为碗中留有水渍,鞭子便雨点一样落到了我身上。


醒来之后,我发现了自己床单上的一滩渍。


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欲望,也无法排解,只有深深地把它藏进心里。


二、我想为主人斟茶倒水、打扫卫生


上了大学后,我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生,她很高冷,追她时我更像跟在她屁股后面的舔狗,每次都被她无情拒绝。


好不容易以“越挫越勇”的姿态追到她之后,少年时的欲望又开始在心里冒头了——我就希望被她高冷地强迫着做一些事情。


于是在一次吃饭时,踌躇已久的我鼓起全身勇气问她,“公用洗衣机不干净,平时需不需要我来帮你洗脏衣服和袜子。”


她愣了一下,看我的眼神也变得奇怪,似乎在看一个变态偷窥狂魔一样,兴许是觉得我这种行为太奇葩了,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。


在被她质疑后的相当长时间里,我都在怀疑自己这种奇葩的欲望是否真的有病,便开始在网络上搜索相关的信息或者人群。


偶然间搜索到了一部短剧,里面讲了一个男人的两面生活。他在工作日的时候是一个老板,但是周末则与一个长相普通的女生同居;两人的对话不多,但男生对女生的态度却是毕恭毕敬,一举一动都听从着对方的指令。


美剧《Bonding》中的家务奴


看着平时叱咤风云的老板,被命令着在厨房努力地走动,为女主人准备美味的茶点时,我突然有了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——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!为一个强势的女性斟茶倒水、打扫房间,又痛苦又快乐。


自那开始,我就为自己的洁癖与受虐倾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:我喜欢做家务,更喜欢被人强迫着做家务——我,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务奴。


但知道自己要什么,并不意味着能够找到合适的主人。毕竟,谁会没来由的允许你进入自己的家里,把所有的隐私暴露给你并由你整理呢?


也正是因为这点,后来,我的找主过程并不顺利,不少女主都很犹豫,觉得“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做家务就很满足?肯定是另有所图吧!”,也因此对我有强烈的警惕心,聊到最后还是拒绝了我。


直到在一次同城的虐恋伙伴聚会,我才终于认识到了现在的女主人,开启了一段长期的虐恋关系。


三、爱做家务的我,并非是家政阿姨


聚会那天,我很早就注意到了现在的主人。但她引起我关注的,并非是她的样貌,也不是她那天发表的言论,是她包扎的左手。


她告诉我,在聚会之前几天,她在人行道被一个开着摩托车的男生撞了,手被车上的重物压伤;伤筋动骨一百天,现在成了独臂大侠。


听完她的介绍,我脑袋里瞬间燃起了一把火,“这不是天赐良机吗?一定要抓住机会!”


于是我找借口加了她的微信,在结束聚会后,我发了长长的信息给她,先坦白了自己的倾向,再询问她是否有需要帮忙做家务,表示可以在她手伤期间照顾她。


出乎我意料的是,她很快就回复我,也答应了这件事。当时我们约法三章,如果大家之后相处愉快,她会考虑和我开启长期的关系,一边在我做家务的时候一边调教;但如果不合适,那么就做偶尔联系的朋友了。


我帮主人整理花草


就这样,我们达成了共识。之后的几个月,我每天下班都会买好菜去给她做饭,然后再跪着喂她吃完,之后再给她擦地、叠衣服,最后给她准备好明天的早餐我才离开。


我帮主人整理猫窝


时间长了,我愈发觉得这样的状态极度舒适。做家务的时候,她偶尔会让我戴着眼罩,这样我便无法把简单的小事做好,她便也有了借口惩罚我,有时在黑暗中鞭打就突然而至,令我猝不及防又激动不已。


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不乏温馨的一面;尤其是看着她吃到我做的饭,以及看到干干净净的房子,抑或是她脸上洋溢着愉悦的表情时,我也会因为被她认可而感到由衷的幸福。


我帮主人做好宵夜


等到她手好了之后,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稳定。不过,每次跟别人谈起我与主人的生活时,一些虐恋伙伴都会笑我是“田螺姑娘”,或者觉得是一个免费的家政工。


我被问过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,“也太扯了吧?真的有家务奴存在吗?帮人打扫还不收钱,图什么呢?”


每每此时我会想起大学时女友那个看怪物一样的眼光,要真问我在图什么的话,我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,我只知道自己想这么做,并且这么做了之后可以获得巨大的快慰和成就感。


前些年我还总担心自己不被人理解,不过还好,现在我已经不再为自己辩解太多了,我遇到了爱好完美契合的她,也真的享受其中。


对我来说,天光已经微亮。


- 完 -


编辑按:

在接到这个投稿之前,我一直也以为“家务奴”只是一个调侃,谁会喜欢帮别人做家务哇~但果然世界很奇妙,每当我对BDSM了解的越多,就越来越没有办法去定义它到底是什么,世界上有那么多奇奇怪怪又可爱的人儿,祝我们都好~干杯~


  • 球小圈
  • 奶茶
  • S.shidi
  • 豆你玩儿
  • 嘿快看我会发光-
  • .Christine.
  • 十元不是十块钱
  • 人性凉薄
  • 这些人赞过

本文推荐"我是“家务奴”,不是家政阿姨"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本站对作者上传的所有内容将尽可能审核来源及出处,但对内容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其真实性及合法性。如您发现图文视频内容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,本站将及时予以修改或删除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色雨商城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eyu.cn/news/728.html
手机端浏览 手机端二维码